陈祥云哭了

糜林的家很温馨。5月15号下午5点左右,记者来到糜林位于句容城区的家里。女儿出嫁了,家里只有他90岁的父亲和52岁的妻子。“我们两口子一辈子没红过脸吵过架,感情很好。20年前,婆婆因车祸去世,留下70岁的公公。为了让糜林安心工作,我就辞去工作,在家安心服侍老公公,抚养小女儿。如今,女儿长大成人,也嫁人了,公公虽然年纪大,但是身体还算硬朗,好日子刚来没多久,糜林却走了。”说到激动处,陈祥云说“全怪我,知道他是乙肝携带者,但没有注意到他病的这么重,他太能忍了。”

陈祥云还给记者讲了个故事,4年前有个叫窦永敏的种梨大 户得了肝病,辗转南京、上海等地,花了4个多月的时间,换了肝才把病治好。在这4个多月的时间里,他家的30亩梨园从 种植到养护都是糜林帮忙打理。如今他出院已经4年了,但是 糜林从没间断为他打理梨园。“老窦的身体好了,糜林却因肝病去世了。”说着说着,陈祥云嚎啕大哭起来。